文章图片标题

半夜鬼敲门之惊天骗局

栏目:异灵 作者: 评论:0 点击: 613 次

文山的荔枝基地离村子不远,沿着一排坟墓就到。基地内盖两间瓦房,住一间,一间用于存放劳动工具。瓦房前有两个无碑坟墓。 

一晚,文山与女友阿净正在看电视剧《聊斋》,突然“嘭嘭嘭”,好像有人敲门。

“这么晚了,谁啊?”
文山有点纳闷了:“怪事?”阿净有些害怕起来:“这荒山野岭的,坟墓又多,是不是《聊斋》戏的鬼声招引鬼神呢?”“别瞎说,这世上根本没有鬼。”

文山安慰道:“刚才也可能是风吹的。”
两人刚躺下,门外又响起“嘭嘭嘭”声。文山几次摸起床开门,声音立即停止,门外一无所有!两人开始害怕起来,抱成一团:“难道真的有鬼?不做亏心事,半夜不怕鬼敲门啊?” 

这晚,两人谁都不敢睡,竖直耳朵直听一阵阵的鬼敲门声到天亮……
清晨,两人逃跑回村将昨晚的事向爸说了一遍。爸一听,脸都被吓白了,怨道:“一定是你们开荒时挖到坟墓了,孤魂野鬼找上门来讨债啊!请巫师,唉!”基地闹鬼,一时在村里成为头条新闻。

有人说:“坟墓多的地方不闹鬼才怪呢?加上那块地原来很不干净,听说过去杀死过不少山贼!”
巫师来到基地,突然大呼:“大事不好!此处阳衰阴盛,属凶中之凶。
房前那两个墓的主人一个是男,一个是女,生前是夫妻。

你们盖房离坟墓太近,伤了他们的土地公,让他们在阴间难做吃。”巫师拿出一张红色纸条,下面剪了个三角口,拿出笔来在纸条上自上而下画了一行像豆芽样的东西,说:“这是驱鬼符。我要赶鬼。”说完点燃一支香,用香在符上比划了半天,口中念念有词,突然吆喝:“杀杀杀!”

话音刚落,迅速从背后抽出斩妖剑连跑带追似地冲下基地……快到村口时,气喘如牛:“你……你们……听着,此处不能久留。

鬼一时被我赶走,还会回来。符带在身上可保一时平安!”
文山和阿净看在眼里,半信半疑。心想:如按巫师所说,我们投资那么大的基地白扔不成?
晚上,回到基地看电视时不见任何动静,两人暗喜:有效?半夜,两人睡得正香,突然门外又传来“嘭嘭嘭”声。文山、阿净两人揉了揉睡眼:“鬼真的又回来了?”文山爬下床,提了放在枕边的斧头对阿净说:“我要劈死这鬼!”蹑手蹑脚般地提着斧头,摸到门前,“嘎”的一声,门声一落,举着斧头便往外冲。蓦然间,看见门口前站立了一个穿白色衣裤,面目恐怖的魔鬼伸着舌头正向他走来!“我劈死你!”文山的斧刚要落下,突然那鬼说:“文山,别、别,是我。我是落牙。”

“唉呀!”文山气愤地说:“落牙,你咋这副模样三更半夜地来找我?是想吓死我俩啊?”
落牙进屋后解释:“不是我落牙想来。你爸硬求我今晚必须上来。

你爸说我是光棍,鬼一般不招惹光棍。白天时巫师画的那符你们忘带,你爸害怕鬼会回来,所以让我亲自送符。为了防止不测,你爸让我穿白衣白裤,头戴面具。鬼闪鬼嘛!”两人似有所悟,又气又好笑! 

第二天一大早,阿净的手机突然响起,原来是在海口当公安的大哥打来的。大哥说现在准备从海口开警车来基地帮忙抓鬼。
身材魁梧的大哥一到基地,房前屋后转了三圈,瞄了几眼门板,胸有成竹地说:“这鬼我捉定了,准备黄鳝鱼!”大哥杀了三只黄鳝鱼,用鲜红的鱼血将门板涂了半边后说:“再准备张破网!”一切准备就绪,晚上三人继续在室内看电视,突然门外一阵“嘭嘭嘭”声。 

“鬼来了,大哥!”文山与阿净异口同声地说。“好,很好!”大哥若无其事地抽着烟看着电视:“欢迎、欢迎!来得越多越好。一个小时后结束战斗!”一集电视剧刚播完不久,大哥看了看表:“鬼折腾了半天,该来的也来了,收工!”说完,跳了起来,领着文山、阿净两人迅速开门。

天啊!门口用木棍撑起的破网竟套着几十只如半个拳头般大小的黑东西,电筒一照:尽是蝙蝠,只只在挣扎,发出“吱吱吱”的叫声!“这些就是鬼!现在拿汽油全部洗门!”大哥道。两人顿然醒悟,连称:“大哥,高!”
原来,大哥来到基地后左转右转,没有发现可疑的作案痕迹,只是发现闹鬼的门板上隐约可见几滴血,断定那不是什么血,肯定是原来搞侦破时遇到的蝙蝠最喜欢叮撞的黄鳝血。

可以肯定的说,这血是有人故意涂点的,目的很明确,是想造鬼敲门吓跑主人以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从此,基地再也没有闹鬼。三个月后,镇派出所被关押人员多出了两个熟人:一个是同村的光棍落牙;另一个是隔壁村的那个巫师。经审讯,两人供认不讳:光棍落牙见文山搞了这么大的农业基地,眼看就要成富翁,非常眼红,于是串通巫师装神弄鬼,欲与巫师低价买下基地,坐享其成。

支付宝扫码打赏 微信打赏

如果文章对您有帮助,欢迎打赏给作者


声明: 本文由() 原创或转载,不代表本站观点!转载请保留链接: 半夜鬼敲门之惊天骗局

半夜鬼敲门之惊天骗局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 [ 登录 ] 才能发表留言!

切换注册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